只會寫段子的阿霓

不怎麼想經營,但會丟點奇奇怪怪的東西上來。
柯南、乙女、自創主。
沉溺乙女無法自拔。

邊緣人也想知道(。
不過好久沒寫東西了(好意思
Tell me please(。

【被嬸】櫻

*很久以前合本的內容,BUT變成紀念合本了內容就放出來了
*是女審,但沒有外貌描寫(大概
*未極化前的我流被被
*初始刀非山姥切國廣

兩個月沒更了,把之前的文拿出來丟(很廢
爛尾(好意思

第二人稱注意

那麼以下

  --那是起始於櫻吹雪的故事。

  「我是山姥切国広。那眼神是什麼意思?仿品讓你很介意嗎?」在紛飛的櫻花瓣中睜開眼,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名異常興奮的女性及跟你有同樣本質的紫髮男性。你介紹了自己,關於自己的職責已經被植入腦中,習慣性的在新主人的目光之下擺出防備的姿態。

  「是被被!歌仙你看是被被!」你對那奇特的稱呼蹙眉,正要開口抗議卻被那充滿喜愛且閃亮的眼神封住了聲音,最終你拉下帽...

【許墨X妳】鼓勵

*許墨OOC到天際去了,跟許墨不熟
*雖然高考過ㄌ但你們還有期末報告要做(壞
*跟許墨教授真的不熟TT
*跟我說說話(不想理妳
*很短,進步不了的短
以上沒問題就往下

  當妳沉溺在報告海裡時他總會在妳沒有注意到的角落展現出他的體貼。 

  像是妳桌上的咖啡總是保持著它的熱度,或是在妳嘴饞想吃點心時剛好出現在咖啡旁的小餅乾。 

  這種時候妳總會升起愧疚感,但他總能捕捉到妳的情緒,當妳心情低落下去時他會從後面抱住妳,親吻妳的頭頂,說: 

  「沒事的,還有我在呢。」 

  那是妳熟悉的溫柔嗓音,也就是這句話帶走了妳的負面情緒。 

  「再努力...

【戀制】襲警

*白起OOC了
*悠然也OOC了
*寫爽的
*是悠然,不喜歡的快點滑掉
*就是襲警而已,只是想寫襲警
*短
* @高月嵐影 襲警辣(大聲)
*不知道要寫什麼注意事項了
*復健產物
*手機排版

準備好了嗎?

  白起一向是用小黑載或是直接用飛的送悠然回家,很少有機會是兩人一同步行。
  所以今天當悠然從公司出來看見白起一個人站在門口顯然就是在等她的樣子是驚訝的。
  「走吧,我送妳回家。」
  悠然點頭,自然的成了白起走在前、她跟在後面的隊形。
  每當兩人步行回家時悠然總有些無聊,偏偏白起不是個會主動聊天的主,偶爾就一兩句話,然而這兩句話簡簡單單就能讓氣氛變得非常尷尬。
  不過悠然總能自己找到樂子,像是將食指抵在白...

【K柯】邂逅日

*復健產物
*短小
*OOC
*非常OOC
*小偵探佔有慾爆棚
*不開玩笑真的很短,對不起(跪著

以上沒問題往下

  怪盜準時降臨在杯戶酒店頂樓時就感受到了比平時更低的氣壓,他把視線投向顯然老早就抵達的小男孩。

  「……名偵探?」怪盜試探的叫喚,卻沒有得到回應。嘗試伸出手要抱抱小男孩也被躲開,怪盜開始回憶自己最近除了偷寶石以外還做了什麼讓眼前的小小名偵探這麼不開心。

  「我的。」男孩抬起頭盯著怪盜,怪盜不明所以。

  「不准再去招惹其他人。」怪盜這時才反應過來,困惑的表情轉成笑臉,不顧小男孩的反抗將他一把抱起直接從大樓邊緣一躍而下。

  「哎唷小偵探怎麼這麼可愛,我整個人都是你的啦!」...

【李澤言x我】怨念之下

*不是悠然是我本人
*把總裁OOC了救命
*標題與內文沒有關聯系列
*不確定是不是該另外開連結因為用詞不太優雅(。
*我當初一個摸頭殺就被李澤言帶走了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大概是交往以後
*大概有討厭李總的發言,自己斟酌
*不務正業只想吃李總的布丁
*不是悠然是我本人,自己斟酌
*第二人稱,繁體注意
注意事項有點多,沒有問題往下

  妳從華銳的茶水間走出來剛好聽見華銳的女員工在說關於妳的事情,聲音不大不小,彷彿是在說給妳聽。

  「真不知道總裁看上她哪裡,沒能力又長得不怎麼樣,還不如那個羅嘉呢。」

  妳拿著水壺頓在那裡,那些人說話越來越難聽,妳卻只是眨了眨眼,意外地沒有多大的情緒起伏。

  也許是見妳沒...

【戀制】在總裁家裡與咖啡色昆蟲的相遇

*出去玩在飯店廁所遇到了
*崩潰到洗爆 @高月嵐影 的聊天視窗(為什麼要tag人家
*各種私設
*不是悠然(大概
*短到不行
*我是哭著在寫的(。
*OOC到天邊去了
*有BUG我知道,別抓(。
以上沒問題就走吧(走去哪裡

  那天妳夜宿李澤言他家,進浴室沒多久妳便默默的退了出來。
  「怎麼了?什麼東西沒拿?」
  李澤言看妳走出來後皺起了眉,妳搖頭表示不是這樣。
  「李澤言,你家有沒有殺蟲劑什麼的……裡面有一隻……嗯。」
  李澤言挑眉,走進浴室發現牆邊停著一隻德國品種的咖啡色昆蟲。
  「要不你暫停時間讓我去處理?我怕牠會飛起來所以不敢打。」
  妳從他旁邊探出頭,他看了妳一眼。
  --接著暫停了時間說了一聲好...

【快新】吸血鬼短打

*OOC到天邊去了我簡直要打死我自己
*一個好久以前寫的一個復健中產物
*單方吸血鬼,總之另外一個是人類(不過也朝著血僕前進了
*對不起214沒有賀文因為我寫不出來(。
*短已經是常態了我就不提了(反省好嗎
 @赤羅*快新深深不足*  依舊關鍵字小天使
*覺得堅持月更的自己有病
*黑歷史系列

以上沒問題我們往下


吸血鬼 工藤新一的回合
餓過頭的吸血鬼


  黑羽快斗爬上床將那個躲在被子裡發抖的偵探拉進懷裡,不顧他的掙扎將他的臉壓在自己頸邊。
  「新一,餓了很久了吧?食物就在嘴邊喔?」
  黑羽快斗親了親工藤新一的後腦,低聲開口,似是誘惑又同時像是...

【快新】身份互換

*騙更新
*短到沒救
*世紀OOC我覺得我進步不了
*很久以前的文
*不知道有沒有發過系列
*堅持一月至少一更我是不是有病
*沒有邏輯
*身份互換梗

以上沒問題我們就往下

  兩張撲克牌插在中森銀三腳邊停住了正在向前衝的步伐,中森眼前的白衣怪盜沒有多餘的動作,乾淨俐落卻又不失華麗的手法吸引現場所有人的目光,完美的PokerFace及手上耀眼的寶石昭示著已得手的訊息。
  「那麼,期待下次再見。」怪盜優雅的鞠躬,少年的嗓音宣告著謝幕。
  最後煙幕竄起,人消失無蹤。

  怪盜逃離現場還沒百尺就被另外一個少年抓住,扣上手銬一把壓在牆上。
  「Got you.」亂髮少年在被自己壓在牆上另一個少年額上落下一吻,「...

【快新】仍然是一點短打

*OOC就不提了OOC是沒有極限的
*AxO,就這樣(?
*復健中產物
*沒有後續就這樣

 @赤羅*快新深深不足* 

關鍵字小天使,但只是咬後頸而已(

詞不達意文不對題,沒有邏輯

以上沒問題就往下(


  夜晚結束工作的黑羽快斗回到工藤宅,這個時間點剛好也是工藤新一準備睡覺的時間。
  黑羽洗完澡穿好衣服後一走進房門就發現那裏還有一盞燈亮著,夜視力良好的世紀怪盜發現工藤靠在床頭擺弄著他的手機,似乎沒注意到刻意放輕音量進門的黑羽。
  直到黑羽上了他們共同的床,工藤才回頭看向那個跟他幾乎別無二致的怪盜。黑羽從背後抱住他,什麼都沒說就一口咬上了他後頸突起的特殊腺體...

【快新】酒醉

*手機排版
*OOC滿點
*短已經是慣例了,大概永遠進步不了的我
*酒醉的新一很幼稚

以上沒有問題就往下↓

  黑羽快斗看著滿臉通紅的工藤新一後有著非常不好的預感。

  非常。

  「快斗……」

  果然如黑羽快斗所想,這個大偵探該死的喝醉了。

  最好別被他知道是誰灌他酒,他會讓那個人徹底體驗到怪盜的可怖之處。

  --遠處的服部平次打了個噴嚏。

  「想知道快斗的血的味道--」

  黑羽快斗抓好突然撲到自己身上的偵探,再一次詛咒了讓工藤新一的傢伙。

  不過黑羽快斗沒有多餘的心思再去關注這個喝醉的偵探以外的事,工藤新一湊到他的頸邊張口就要咬下,黑羽快斗將偵探推開,毫不意外的收...

【快柯】冬季

*不要再靠么我都不更新了,我是不會住手的!(沒人要理你
*OOC滿點
*設定參照→這裡
*做太多日文報告導致中文語意不通順
以上沒問題就往下了

  冬天到了,怕冷的魔術師經常會為自己以及那個因為藥物變得比自己還要虛弱怕冷的孩子準備一條圍巾,當那個倔強地不願讓自己抱在懷裡的孩子打了一個噴嚏時,魔術師會在孩子面前蹲下來,雙手合十、帶著溫和的笑、倒數「three, two, one!」之後用一聲小小的爆破吸引孩子的注意,最後讓一條孩童用的圍巾像是憑空出現在自己手上。
  「裝模作樣。」孩子咕噥著,卻也沒拒絕魔術師將圍巾圍上自己脖子的舉動。
  「誰讓名偵探老是忘記要帶圍巾又不讓我抱。」魔術師也不惱,笑笑著在確...

【快新】Halloween Party

對不起讓我卡一下,我還沒寫完(。
先放一點開頭
手機排版

  十月底最不能忘記的就是萬聖節前夕的大活動。
  黑羽快斗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發了預告函準備了一場大型魔術。
  預告函仍然是非常具有基德風格的謎題,不過這依舊難不倒平成的福爾摩斯,三兩下就解開了可以說是為自己的演出打廣告的預告函,只有時間地點,沒有欲竊盜的寶石名字。
  既然沒有要盜取什麼就不需要太多警力,而怪盜基德的風評也不至於讓警方出動大批警員維護秩序避免殺傷事件之類的。
  警視廳內瀰漫著這樣的氣氛,普遍二課的人都抱持著雖然是國際大盜但不過就是一場換裝晚會而已,而且是不是本人又無從確定,乾脆放最低限度的警力維持秩序就好。
  總之怪盜基德舉...

【被被嬸】不知道取什麼名字

*我流被被
*騙更新
*活擊12話捏+碧藍幻想
*第二人稱
*繁體
*被被不喜歡被叫被被要叫まんばちゃん或山姥切(?)
*我流被被(重點講兩次)
*女審,但名字沒有出來
會雷趕快關掉(?)
那麼以下

  你知道她一向黏你黏得打緊,答應交往也是很後來的事情(而且還是審神者告白),但最近不知為何似乎有變本加厲的傾向。

  當你還在幫她處理公事的時候你突然聽見了她呼喚你的聲音。

  「被被……」她輕輕扯了扯你的衣角,你轉過頭去盯著一臉無辜可憐兮兮的看著你的她。

  「說過了要好好叫我的名字了吧?」你放下了手邊尚未處理好的公務,整個身子轉向她。

  「……まんばちゃん。」她不甘不願的改口,你嘆了一口氣。

 ...

【快新】一點短打

*OOC注目
*騙更新
*忙學校的事情沒什麼打字
*只好拿以前的短打出來了
@亞宮赤羅 關鍵字小天使
*手機排版
以上沒有問題就往下吧

  工藤新一修長的手指經常被寶藍色的指甲油點綴得漂亮,但對於男性來說這並不太尋常。
  但工藤新一並不介意,且指甲上的顏色是他自己一筆一筆仔細塗上去的,他不太在意這方面他人對他的眼光。
  初春櫻花盛開,他心血來潮在放學後到河岸旁的櫻花樹下練琴。
  熟練的將小提琴架於鎖骨,琴弓搭上琴弦,閉上眼,演奏出自己所熟悉的旋律。
  直到一曲結束他睜開了眼,意外的有個人站在自己面前。
  --那是與自己極為相似的面容。
  那個突然出現的少年朝著他伸出手,輕微的爆破聲響吸引了他的注意,一...

【快柯】我想吃糖(題文不符)

*設定參照這裡
*我只是想吃糖啊滿溢著刀子的tag我心好痛
*只是短打
*我翻了存稿沒有多少糖我差點痛哭失聲
*手機排版
以上沒有問題就往下雖然只是短打

  他輕而易舉地抱起那個在沙發上熟睡的孩子,沒了意識平常鬧騰的幼童此時乖順許多。
  明明就說了別等我了。他勾起一抹溫和的笑,調整了一個能讓懷裡幼童能更舒服地靠著的手勢。
  --祝好夢,新一。

------
跟上面沒有關聯,另外一篇短打(原本只想放上面那篇)
某次基德犯案剛好遇上組織(快斗的)

  那次的行動之後他們兩人都累了,最先撐不住的是孩童體型的名偵探,小孩子的體力總是消耗得比較快。
  怪盜把那個快睡著的孩子抱在手上,硬撐著平穩地飛到怪盜的中繼點...

【緋色組+快】生病的柯南短打系列

*OOC極致
*好久不見的設定參照→這裡的第一私設
*秀透快新前提,雷的趕快滑掉或關掉
*兩百年前寫的,然後就斷尾了(好意思
*原則上每段都是分開的不要連著看(
以上沒有問題就往下

00. 一切的開端

  「你明知道ぼうや的抵抗力下降還讓他跟你睡?黑羽快斗你的腦子呢?」赤井秀一毫不留情的朝著在床上燒得滿臉通紅但意識清楚的魔術師訓話,手上抱著一樣在發燒但是在熟睡中的小男孩。
  「給我乖乖躺好,不然窗外那些鴿子就是這幾天的晚餐。」

01. 第一次醒來

  柯南迷迷糊糊的醒來,頭昏腦脹的讓他的思考運轉不起來,有些難受的往枕頭蹭,菸草味讓他終於發現這裡不是他的房間。
  有隻手伸過來蓋...

【快新】夢魘

*題文不符
*ooc嚴重
*快斗生日快樂

想法來自→ 這個

盜一死亡時間捏造

以上都可以接受那就往下

  黑羽快斗討厭六月。

  尤其是他的生日。

  『今天是快斗的生日,不努力點不行呢。』記憶裡父親溫柔地把自己抱在手上,寵溺的揉了揉自己的頭。
  然而當天父親出了意外,最崇拜的魔術師在眼前殞落,深深在他心裡留下了一道傷。
  如果,如果他沒有去的話--
  「快斗?」熟悉的聲音把他從夢境中拉出來,「你在發抖,還好嗎?」
  「不好。」他將臉埋進與他有相似臉孔的戀人的肩膀裡,好一陣子才停止顫抖。
  戀人的手輕柔的在他的頭上撫摸著,安撫他的情緒。
  他只要一到六月,幾乎每晚都被父親當...

【快(K)新(柯)】忍無可忍只好更新個

天啊打開LOF一片玻璃渣
我想吃糖啊拜託!到底對甜文有什麼偏見TTTTTTTT
然後挖了自己的存稿發現根本沒有甜文,虐again

*ooc注目
*不知道該打什麼tag系列
*兩篇沒有關聯,只是兩個小短打


01. 快新青梅竹馬設定

  工藤新一總是懂得分寸,玩樂與課業分配拿捏的很好,一項都沒落下。他的朋友跟老師對他的評價總是很高。反觀黑羽快斗,喜歡搞怪、又經常失了分寸,要不是他會魔術班上大概只剩下工藤新一會跟他當朋友了。
  但沒有人知道的是,鬧事的一直都是工藤新一,而黑羽快斗總是在幫他擦屁股及揹黑鍋。工藤問過他為什麼,他只是回了一句因為是你,所以我樂意。

  直到某一次追捕...

【快(K)新(柯)】新一生賀第二發

*雖然內文跟生日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OOC極致
*品質低下←
*偷偷開個車,打不開就算了(欸

我們偷偷來,但跟下面的文沒有什麼關係

惡夢。

  火海吞沒了整棟大樓,爆炸聲還不斷地響起,對組織的攻擊來到尾聲,於破獲已經距離不遠。
  基德腋下夾著受傷的小偵探突破重圍,白色的西裝上也沾染了大片的血跡,還在逐漸擴大。
  「嘖,這樣兩人都出不去、」基德低頭望向恢復意識抬頭看向他的小偵探,他轉而將孩子抱在懷裡。
  「好吧,名偵探,再撐一下,我把你送出去。」基德輕輕在孩子的額頭留下一吻。
  最後一次的爆炸在基德身後炸開,基德用最後的力氣將小偵探丟出大樓。柯南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白色的怪盜消失在火焰之中,自己...

【快(K)新(柯)】就當新一生賀吧我就踩個線

*先踩個點,晚點也許還有一篇
*OOC
*生日就是要把小偵探丟出去(小偵探:
*兩個短篇跟生日完全無關根本只是藉著生日更新(((
*新一/柯南生日快樂TTTT


01. from飛行船(

  再一次受邀踏上飛行船,除了飛機外在幾千米以上的高空飛行老實說江戶川柯南並不是那麼樂意。有上次被丟下船的經驗,他下意識地遠離窗邊,有時靠過去也只會選擇在身旁和附近無人的時候。
  也許是留下了陰影,他秉持著不是每次都會有人跟著跳下來救他的想法拒絕了與其他少年偵探團的孩子一起看下方風景的邀約。從幾千米的高空被丟下來什麼的,絕對不想再體驗第二次。
  不過有人看到他的舉動顯然很不滿意,仗著體型優勢直接抓著...

【快新】初邂逅紀念

*OOC屬於我
*一切結束之後,快新在交往
*April Fools' Day想詐更(。
*覺得品質低下
*有小私設,但基本上是原著向的(大概吧

以上沒有問題就往下


  黑羽快斗大概不知道工藤新一記得住的日子其實有三個,一個是他也知道的毛利蘭的生日,一個是黑羽快斗的生日,而最後一個並不是工藤新一自己的生日,而是他們兩人初遇的那個日子。
  --April Fools' Day. 

  一如既往收到來自怪盜的預告函,明明同居很久了怪盜卻還是喜歡以這樣的方式在這一天約工藤新一出去。
  預告函的內容艱澀難懂,但在已知答案的情況下卻又變得異常簡單。
  跳過了時間地點,剩下的部份解開來也不...

【快新】說起來這次的情人節好像要給回禮

*20歲模特兒x17歲高中生偵探新一
*OOC極致
*前文在這裡→按我
*新一略主動
*一樣是極限撸文品質低下
*覺得新一好帥(。
於是再 @亞宮赤羅 一次(赤羅:

那麼以下


  中森青子幾乎要被她那個男模特兒的青梅竹馬煩死,忍無可忍之下伸手送了他一個爆栗。
  「痛痛痛痛痛!青子妳就不能溫柔點嗎妳這樣會交不到男朋友啦!」
  黑羽快斗亂叫著,對於他的青梅竹馬兼經紀人助理的行為表達強烈的不滿,接著又被賞了一記拳頭。
  「快斗每天碎碎念的煩死了!準備回禮什麼的不會去找資料嗎!而且新一君又不是那種會拒絕你的孩子,都敢明目張膽的跑去人家學校了還怕送人家巧克力嗎笨蛋快斗!」
  青子白眼都要...

【快新】說起來情人節好像有這麼一件事

*20歲模特兒快斗x17歲高中生偵探新一
*OOC到極致
*極限撸文品質低下
*他們在交往(?
*新一沒有變成柯南過(?
*兩人是有希子牽線的(咦

 @亞宮赤羅 ㄉ點梗(?

那麼以下

  終究是被那個年輕的模特兒煩得受不了,工藤新一在二月十三日時抓住機會拜託青梅竹馬教他製作巧克力。

  毛利蘭嚇了一跳,但她想起自家青梅竹馬有個黏人的情人,沒有多加猶豫就答應了下來。

  放學後他們買了材料就在事務所裡製作,工藤新一的手還算靈巧,悟性也高,雖然有些笨拙但終究是完成了要給男模的,傳說中的工藤新一的本命巧克力。

  據毛利小姐說是連她都會嗆到的,甜到不行的巧克力。

  隔天工藤...

【赤柯】一個骰子賭輸的兩個小短打

 @柠檬歪歪 來ㄅ來ㄅ(說人話

*無CP←
*皮卡丘出沒
*赤井知道柯南身分
*OOC滿點(我覺得

01. 關於電氣鼠

  「ぼうや,這隻電氣鼠都比你重了,你要不要再吃多一點?你甚至能夠騎在牠身上。」赤井的頭上站著一隻黃色的老鼠,叼著菸低頭看向不到他膝蓋高的孩子。
  「我已經吃很多了。」柯南認真的盯著赤井,「是牠的設定不科學。」
  此時黃色電氣鼠跳下赤井的頭,往柯南懷裡撲去,小男孩直接向後跌坐在地。
  「皮卡丘,重。」柯南推了推快要比他大隻、體重比他多了一倍的電氣鼠。
  電氣鼠戳了戳小男孩的臉頰再用鼻子碰了碰小男孩的才跳到一旁的地上。
  「ぼうや、你遲早會被壓死。...

他帶著她躲過了槍林彈雨,帶著她跳出了窗,帶著她翱翔天際。
最後在天台給她變了一朵玫瑰。
結結巴巴的問了她明天要不要一起出來約個會,像個情竇初開的小男孩。
她笑著看著她的竹馬,她討厭但現在只屬於她的怪盜。
點頭說了一聲好。

【赤快】新年就把存稿拿出來丟吧

*很短,而且還有沒寫完的
*很雜
*設定參照→這裡 雖然不怎麼有提到(
*原本是想把所有存稿都丟出來的結果完成度比較高的只有赤快(
*大寫的OOC
*每篇沒有關聯,大概(
*求小夥伴TTTTTTTTT
*拜託餵我吃糧TTTTTTTTTTT

以上注意事項有點多,OK就往下

01. 狙擊

  「Poker Face掉到地上了喔,怪盜君?」赤井抱好癱在自己身上喘息的白衣怪盜,赤井能感受到自己的衣服似乎沾上了怪盜的黏膩。
  「把我從空中射下來的人在說些什麼啊……」快斗已經不想細數這個FBI王牌狙擊手到底作弄他幾次了。
  「抱歉,看到顯眼的目標就很想打。」赤井毫無悔意的道歉,「回去就幫你處理...

【緋色組無CP】

*取名無能,給我點建議吧(。
*身分未表明,安室不知道沖矢真身
*我該不該打赤柯跟安柯TAG(
*血腥過度誇張描寫注意
*赤井全能保母設定(照顧真純習得的技能
*OOC

以上都能接受那就往下


01.

  就算是經常在案發現場停留、看過無數屍體與死相,偶爾還會看見有人在自己眼前被殺的工藤新一--現在化名江戶川柯南--也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的--
  看一個人在眼前被劈成兩半。
  血液一下子全部噴在江戶川柯南的身上,一瞬間整個人變成了紅色,眼前一片血紅也讓他引以為傲的大腦頓時失去功能,只能傻楞楞地站在原地、看著犯人拿著斧頭朝著他走去。
  「既然被你看到了,那就只好讓你去死了。」

02.

 ...

【赤快】止個飢,有夠餓。

天啊餓到一個炸掉,混個更新順便看能不能賣安利TTTTT
求餵食赤快啊……(´;ω;`)
溫馨向的嘛拜託(´;ω;`)
我該不該打快新tag(躺)
設定參照→touch,雖然我覺得已經可以把這兩個人的關係另外分出來了ry
兩篇沒有直接的關聯。


01. 專業欺負怪盜(X

  「我說,騷擾就算了,為什麼還要換上怪盜的衣服?」黑羽快斗被赤井換上怪盜的服飾,蒙著眼被綁在床上。
  「情趣。」赤井秀一一本正經的回應,快斗翻了個大白眼。
  「那公安先生手擺在我的大腿內側還有小偵探坐在我的肚子上的意義呢?」
  「情趣。」公安先生一本正經的回應。
  「……我是被抱上來的,說是情...

© 只會寫段子的阿霓 | Powered by LOFTER